中元节:一个远去的文化符号。

摘要: 我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。

10-13 00:39 首页 万州慢生活


文 I 大柱



我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。我不怕鬼,其实人比鬼更可怕。


在我们的文化里,"鬼"更多的还是一种避讳。虽然,如今传统节日逐步回归,七夕喻思念,中秋表团圆,铺天盖地的广告在各个媒介上出现。而中元节,更像是一个远去的文化符号。


毕竟中元节——"今日,地府将放出全部鬼魂"——这样的画风,本身就是带有神秘和忌讳,不宜过度声张。


而在其隐秘的暗流之下,这其实是一个神秘而温情的节日——



想起小时候,每逢七月半,母亲就会找易经先生择一吉日,备上好酒好菜,隆隆重重的办上一桌。


开饭前有许多的仪式需要做。其中给逝去的亲人烧纸钱是极其重要的一个环节。



父亲用火纸折叠成信封,里面装着满满的纸钱。他习得一手好书法,在信封上工工整整地写上逝去亲人的名字。内容大致是快马加鞭,关山莫阻,请求地府的信使以最短的时间送达收信人手上。


父亲有个小心眼,给自己的直系亲人一般是信封大大的,里面的纸钱更多。爷爷奶奶外公外婆都收钱最多。其余孤魂野鬼就只能意思意思,略表心意。


我那时候还小,我从来没有见过我的爷爷奶奶和外公外婆。他们在我父母还是小孩的时候就去世了。所以,在我的童年,我非常羡慕有爷爷奶奶外公外婆的小伙伴。虽然我没有见过他们,但我现在还清楚地记得他们的名字。因为,每逢中元节,父亲就会给他们寄信过去。我的父亲,一个郁郁不得志的男人,习得一手好书法,他在用火纸折叠的信封上,工整地写下那些人名,并被年幼的我熟记至今。


我的奶奶叫林贵珍,她在生下我父亲之后就病逝了。我从来没有见过她,但我记得她的名字。我父亲活着的时候,在中元节,他给他的妈妈写了一辈子的信,寄了一辈子的钱。


“这些活啊,大概等我和你妈死了就不会再传承了吧。”父亲总是一边写一边自言自语的说。


他写道:关山莫阻,水陆放行。


纸钱烧完之后才是吃饭环节。那时候我那么小,希望父亲赶快做完那些繁琐的仪式,我迫不及待地要沾鬼的光,吃一顿好吃的。


可是,仍然是不允许的。


逝去的人得先吃。


母亲依次摆好碗筷,爷爷的,奶奶的,外公的,外婆的。爷爷和外公喝酒,还得给他俩额外备上酒杯。


斟满酒,盛满白花花的大米饭。一切都准备妥当后,母亲就开始口中念念有词地说话,仿佛那空无一人的酒席上真的坐满了逝去的亲人。母亲像是拉家常又像是在汇报这一年的工作。说,今年雨水多,包谷收成欠佳,周启录(我的父亲)身体不大好……


酒斟三遍,工作大致汇报得差不多了,我们活人才可以上桌吃饭。


那时候,我那么小,我没见过我的外公外婆和爷爷奶奶。我熟知他们每一个人的名字。他们就在坐在桌边用餐,我看不见他们。而我的母亲,一直在和他们说话。我的母亲啊,她看起来,那么思念他们。





后来,我的父亲也死了。


中元节的家宴上又多出了一副空碗筷。我的母亲已经很老了,她唠唠叨叨地对着我父亲的碗筷说话,叮嘱父亲要保佑子女们一切顺利,多赚钱,家庭和睦。


我的父亲一生郁郁不得志,贫穷、辛劳。他死了之后,在我母亲眼里变成了无所不能的英雄,他可以保佑我们子女几个生活顺遂,平安而富有。


再后来,我的母亲也死了。


中元节祭祖家宴就此中断。


“这些活啊,大概等我和你妈死了就不会再传承了吧。”


我父亲的预言兑现。


我和我的兄弟姊妹们,在这喧嚣的人世,我们丢掉了很多东西,我们已经找不到来路。


那么今夜,更像是一个阴阳两界的团圆,告慰另一个世界的"人"——


人间繁盛,我们过得不错;


人世多艰,我们还需要你的护佑;


 今夕是中元,我,多么地想念你们。



万州慢生活

欢迎关注

愿你醒来在鸟语花香的清晨,而不是四下无人的夜。



首页 - 万州慢生活 的更多文章: